3.1 保護殷汝飛

2015-02-Life-of-Pix-free-stock-photos-night-light-city-Hide-Obara-1

幾近午夜時分,田美君打開101室的門,立刻累得和衣倒在自己的牀上。

「妹妹!你受傷了?」謝傲雪本已就寢,聽到開門聲,想是小女兒回來了,便立刻跳下牀。見到美君一身紅衣還染滿了血漬,心臟彷彿跳一跳離了胸腔。

「沒事——」美君霍地坐起來:「媽,我今天碰到殷汝飛。」

「你碰到殷汝飛!」明珠也立刻從自己的小角落跑出來。

美君點點頭:「我在喜姨那裡碰到她,她幫了很多青衣療傷。我還做了她的手術室助理⋯⋯」

「甚麼!」傲雪張大了口:「手術?在常喜那裡?」

美君又點點頭:「曉朗中槍了。」

傲雪大驚:「是實彈嗎?通知了榮叔叔沒有。」

「不,是橡膠子彈。他說如果我告訴榮叔叔就會殺了我。」

「別聽他啦——那他現在怎樣了?」傲雪皺著眉,問。

美君拍拍自己的一邊屁股,忍不住咭咭地笑起來;明珠會意,兩姐妹立刻笑成一團。

「笑即是沒事啦。」傲雪舒了口氣:「今天曉惠也帶了幾個人回來。有個中了實彈,幸好沒中要害。犬警真的要殺死所有年輕人才安樂。」

美君同意:「對。你說,要從多近開槍,才可以令橡膠子彈射進皮肉?」

「五米內。」傲雪一本正經地回答:「對了,你剛才提到殷汝飛——她給曉朗做了手術?」

美君舉起姆指:「神童醫生。她用眉鉗和牙線完成了手術。」

傲雪駭然。

明珠卻搖搖頭:「她太老了。根據紀錄,最年輕的神童,第一次給人動手術是七歲,另一個十七歲就已成為醫生。」

美君反駁:「那我們亮亮十五歲也拿博士了。」

傲雪立刻被提醒:「慢著,妹妹,你有沒有問殷汝飛她為何會在常喜處?」

「她說她要逃離維蘭,但沒有說原因。我的理解是和她的父母有關。她本來要坐今天傍晚的高鐵上高廣,但因為曉朗而無法離開。我走的時候,她在喜姨的按摩牀上睡了。」

明珠立刻插嘴:「那她這星期也別想要走了,高鐵站被不知甚麼人入內大肆破壞,所有班次取消,直至另行通告。」

「那即是她現仍在常喜處⋯⋯」傲雪沉吟:「我想我們要立刻把這事告訴你們寗叔叔;我知他正在打聽殷汝飛的下落。」

美君重重嘆了口氣:「好吧。我先去沖涼。」

 

接到傲雪的信息,安純很快就到達餐廳,聽美君把碰到殷汝飛的事仔細報告一遍。明珠知道美君還未吃飽,便走到自助食物機那邊,為美君製造晚餐。再一次在午夜時分站在這台機器前面,她的感覺有點不真實——整整六星期前,也是她在午夜時分給殷汝飛準備晚餐,但她無法進食,只喝了點湯。那天,她被視為公敵,今天卻成了英雄;那天,她為了不捨得父母而寧可選擇刪除記憶,今天卻要逃離父母。人生真是無常得不可思議。

「亮亮說她給打了晶片,你有留意到嗎?」明珠把食物放在美君面前,聽得安純在問。

美君點點頭:「我幫她換手套時有留意到。」

安純點點頭,垂下雙眼:「我答應過亮亮,一定要保護她的飛飛,因為⋯⋯」

三個女人一起望著他。

安純嘆了口氣:「我們犯了個大錯,多刪除了她24小時的記憶,而那24小時,可能是她人生中最關鍵的一天。根據亮亮與殷汝飛在夢中溝通,殷繼堯為了懲罰她讓人質逃脫,不但解僱了她,還迫她打了晶片才可以回家,但她無法記起那天的事情,完全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護。」

三人不約而同,長長地吁了口氣。

「但那也不必然是壞事,起碼她不用再幫殷繼堯害人。」傲雪道。

安純點頭:「這孩子的覺性和能力都很高,如果她能投向我們這邊⋯⋯或至少不再受赤衣的影響⋯⋯所以,美君,你現在的任務非常重要,如果你能影響她⋯⋯」

美君和傲雪對望了一眼,傲雪便道:「安純,我們要尊重別人的自由意志和情感。當然,泔淼人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操控他們的下一代,但我們也不可用他們對待我們的手段去對待他們。我相信以美君的性格,和殷汝飛做朋友是絕對沒問題;美君是個好孩子,一定可以給殷汝飛帶來正面影響,但我不認為我們要交甚麼任務給她。」

「明白。」安純立刻低下頭,沉吟半晌才道:「或許讓我重頭再來:如果殷汝飛真的是要逃離她的父母,那絕對不是壞事,但我們可以怎樣幫助她而令她脫離泔淼人的影響?回去銘陽未必是一個好的選擇。」

「她被打了晶片,我想,保障她的安全反而是最先要考慮的。」傲雪回應。

「對,對!」安純和應:「我明天跟亮亮商量,看有沒有辦法可以處理晶片——那麼,美君就是我們在現實世界裡唯一的橋樑。我們必須要知道殷汝飛因為我們的疏忽而要面對甚麼問題,才可以幫助她——但暫時不要讓她知道叢林大廈的事。」

美君點點頭。

明珠試圖打破沉重的氣氛:「亮亮告訴我她已經很久無法接觸殷汝飛;就算有時在夢中見到她,她也只是在埋頭工作,沒有理她。同時,亮亮也早已追踪到她的手機序號和電話號碼,但她不經常開機,好像在逃避甚麼。不過——經歷了疲累的一天,說不定她們兩人已在夢中碰面了!」

安純鼓起了腮,神情有點落寞:「為甚麼她從沒有來我夢中找我,真令人失望。」

三母女見寗安純一副酸相,都忍不住一同抿嘴而笑。

 

實情往往比想象簡單。

除了很特殊的情況,嘯亮每晚到了某一個時間就要睡覺,早上某一個時間就要起牀,比一個機械人更機械人。汝飛卻剛好相反,不但每晚就寢的時間都不同,經常半夜三、四點才睡,有時甚至徹夜不眠,直至天光。這是嘯亮無法經常走進汝飛的夢的原因。

所以,當這晚嘯亮睡著不久便見到汝飛,感到特別高興。

她們又回到那座橋。

「寗嘯亮!」

嘯亮一回頭,便看見汝飛。她無法壓抑自己的笑容——她從未試過見到一個人會感到開心,除了飛飛,她的飛飛。

「寗嘯亮!」汝飛的笑容也很燦爛:「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

「飛飛。」嘯亮自顧傻笑。

「你的腳痊癒了?」

「還未完全,但在夢中不用柱拐扙。」

汝飛撫撫嘯亮的頭:「你飛飛我今天做了件很偉大的事——我幫一個人做了手術,是人生第一次呢!」

嘯亮立刻拍手掌——就如所有十五歲一樣興奮。

「還有,我昨天參加了針灸執照考試,如果通過,就能成為真正的針灸師。」

「所以你那麼努力地溫習?」

「你知道?」

「我見到你很努力地溫習,連做夢也在練習,所以沒打擾你——你真的很想當針灸師?」

汝飛開始邁出腳步,在沉睡的都市夜空上漫行:「那是我的夢想——寗嘯亮,你呢?你有甚麼夢想?」

嘯亮一蹦一跳著緊跟在汝飛背後:「甚麼是夢想?」

「就是你很想做的事情,或者⋯⋯你很想變成怎麼樣的人。」

「我想變成我現在這樣。」

「嗯?我不明白。」

嘯亮的神情變得很哀傷:「我想好像夢中那樣,可以跟飛飛用人類語言聊天,可以隨意跑跑跳跳。」

「你不能?為甚麼?」

「我很笨,常常跌倒。我又只能講乫乶畓畓。」

「乫乶畓畓?」

「我現在說的⋯⋯」

「但我聽得懂——」

「因為我們現在在夢中。」

「噢⋯⋯」

二人沉默了一會,嘯亮又開口:「飛飛⋯⋯」

「嗯?」

「我還有一個夢想——我要做飛飛的另一半。」

汝飛失笑:「那是甚麼意思?」

「叢林婆婆說,飛飛是亮亮的另一半,但連她也不知亮亮是不是飛飛的另一半。」

汝飛停下腳步,神情嚴肅起來。她想了好一會,突然把臉湊到離嘯亮只有兩吋:「是你嗎?」

嘯亮本能地往後縮。

汝飛一怔,立刻拉開自己,靦覥地笑笑:「當然不是你。」

嘯亮天真地側起頭,活像一個問號。

汝飛笑笑,伸手撥亂嘯亮的頭髮。

嘯亮不滿地咆哮,立刻整理自己的頭髮,卻越整越亂。汝飛忍不住哈哈大笑,伸手幫這個小可愛一把。

——怎可能是她?汝飛心裡想。

「你知道嗎?」汝飛在一個山峰的石上坐下,嘯亮便坐在她身旁。「你常問我那遺失了的一天,我其實也很想尋回那天的記憶——我雖然記不起,但我仍有那種感覺。」汝飛指指自己的心房:「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感覺我彷彿曾經歷愛情,但我卻毫無印象。我的記憶力其實很好,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那天。」

「甚麼是愛情?」嘯亮問,腦中即時出現了神經元與化學物質在交纏起舞、如彩色聖誕燈飾般閃閃發亮的影像。

汝飛望著嘯亮,開了口,卻無言。

「其實⋯⋯我只是『彷彿』曾經歷愛情,我想我沒有『真的』經歷愛情。」汝飛有點沮喪:「我⋯⋯其實有個男朋友,自小我就知道要和他結婚,但最近,我發現我不能和一個我完全不愛的人結婚。所以我要逃亡⋯⋯」

「他不是飛飛的另一半!」嘯亮突然感到生氣。

「那很明顯了吧。」

「飛飛是亮亮的另一半。」嘯亮重申。

汝飛對此感到啼笑皆非,她捏捏嘯亮的臉蛋:「小寶寶,你先把那一天還給我再說吧!」

突然,她們回到常喜處。

嘯亮站在汝飛床邊,牢牢地望著汝飛,眉頭緊緊地鎖著,眼神深不可測。心酸的感覺湧上她的鼻腔,她抿著嘴唇,眼淚從一邊眼睛掉落。她雙手握成拳垂在兩旁,任由眼淚沿著臉頰靜靜地滾下。

「我知道,是沒有可能。」眼淚舖滿了她整張臉,卻不伸手去擦。

汝飛呆住:「甚麼沒有可能?你為甚麼哭了?」

嘯亮沒有回答,轉身便走。

「寗嘯亮!」汝飛立刻落牀飛奔到街上,但嘯亮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踪。

汝飛不甘心,仍然在空無一人的街上奔跑,口裡不斷在叫:「寗嘯亮!」

 

「寗嘯亮!」

汝飛從夢中驚醒之際,腦海裡仍不斷在重複這三個字。

「寗嘯亮⋯⋯在哪裡聽過⋯⋯」她伸手去抓手機,想把名字記下,卻摸了個空。她猛地張開眼,突然發現自己不知身在何方。

房裡很黑,不知道是因為沒有窗戶,還是天仍未亮。在鐵籠囚室醒來的記憶毫無警告下襲擊汝飛,她的心臟即時失控地狂跳,從牀上彈了起來,張開口喘氣。

牀——

她伸手摸摸窄窄的牀,又察覺牆邊一個綠色的小光點——顯示她的手機充電完畢。

昨天的記憶如潮水湧回來。高鐵、示威、午餐、常喜處。

對,常喜處,戰地醫院、火舞使者⋯⋯

她長長的吁了口氣,呼吸漸漸平伏下來。

記憶仍在,沒有遺漏。

然而⋯⋯

人生總是有然而——結果她完全忘記了剛才的夢,她好像有些東西想記下,但已無法記起。

——只是做夢。她想著,重新躺下。她實在太累,很快又再進入睡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