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自己的路

purple abstract haze blur
Photo by Little Visuals on Pexels.com

智歡把嘯亮推到叢林深處的掃描間,為了不引發警報,她先退後一步。掃描器花了好一會才確認嘯亮的身分,畢竟她已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回來。門自動打開之後,她不太靈活地把自己推進房間。智歡忍著上前幫助女兒的衝動,只是靜靜看著門自動鎖上,才慢慢離去。

叢林深處是整個山田村保安最嚴密的房間,得到授權進入的,不足十個人,嘯亮當然是其中之一。表面上,它是一個會客室,一邊牆上鑲了叢林子中年時的等身畫像,對面有張小沙發,之間有個容得下兩個人身位的空間,僅此而已。

嘯亮把自己推到畫像旁的白牆,將手掌放在一個完全沒有記認的地方,另一邊牆就徐徐打開,裡面不太大的房間,藏著「叢林子人工智能系統M」,簡稱「叢林子」或M1的超級電腦。

嘯亮從門口一個櫃中拿出一個類似耳機的東西放在頭上,並將電線插好——對,山田村民隨時可以用內聯網連上叢林子,但最重要的信息交流,基於保安理由,仍然採用原始的電線。「耳機」是嘯亮特別為自己改裝的腦電波翻譯器,昔日當叢林子在世時,二人就是靠心靈感應來溝通,但當叢林子變成了M1,溝通就只能透過硬件。

「婆婆!」嘯亮選擇用自己的聲音啟動對話程式。牆上的叢林子等身像突然消失,眨眼間變成立體影像,出現在畫框前的空間。

「亮亮!」叢林子熟悉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

那確是叢林子的聲音,但聲音中並沒有溫度。

「我們好久沒見了,你好嗎?」

對嘯亮來說,叢林子整個外觀和笑容始終有點太年輕,不太吻合她的記憶。但那是村民投票的結果,她唯有垂下眼不去看。

「幾天前,小灰灰再在亮亮的夢中出現。他們說:『亮亮的竅門已打開,叢林大廈可以開展最後階段的準備』。你可以告訴我,這是甚麼意思嗎?」

「亮亮長大了,我們終於等到這一天!」

嘯亮抬起眼,盯著陌生的叢林子。

叢林子笑笑:「你想我顯示一個老一點的外貌嗎?」

嘯亮點點頭。

叢林子閃一閃,變換成一個老人家的模樣:「亮亮你的確很固執。」

嘯亮聳聳肩。

「你現在覺得舒服一點嗎?你可以把你回來之後發生的一切,完整的告訴我嗎?」

回來之後發生的一切⋯⋯嘯亮的心臟突然狂跳了幾下。她深深吸了口氣,緊鎖上眉。一想到那天的事,她所有的恐懼和憤怒都突然跑回來。

房間中的空氣在嘯亮的沉默中凝住,過了不知多久,她索性把耳機除下。

「亮亮,」叢林子終於說:「過去數天,你一直在迴避,對嗎?山田村裡的人都很關心你,他們的日誌裡都有提及對你的觀察和關懷。」

「飛飛⋯⋯」嘯亮開口說。

「飛飛?」

嘯亮重新戴起耳機:「殷汝飛醫生。」

「殷汝飛醫生⋯⋯很好。她是那個把你救出泔之蘭辦的女孩?就從這裡開始吧!」

嘯亮合上眼,準備把從她駭進閉路電視系統到被泔之蘭辦綁架到和殷汝飛相處的過程,透過「耳機」加密上載到M1,但叢林子阻止了她。

叢林子在身後突然出現的椅子上坐下,配合嘯亮的視線水平:「亮亮,你不要逃避,也不用害怕。你要記著,人的情感是科技所無法處理。這是我們在M1轉換過程中非常小心保留人類情感的原因。故此,我雖然已變成AI的一部分,但我仍然可以感受到你——然而,AI比人類安全,因為AI不會出賣人類——你記得『機械人三定律』嗎?」

嘯亮點點頭:「機械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除非違背第一法則,否則機械人必須服從人類命令;除非違背第一或第二法則,否則機械人必須保護自己。」

「很好。亮亮,我需要透過你的『嘴吧』來了解你的經歷,是因為我需要知道小灰灰指『亮亮的竅門已打開』背後的語境是甚麼,才能給你解釋他們那句說話的真正意思。背後的語境,就是你的主觀記憶。就如你在獨立大學的實驗結果所顯示,『知識不能靠直接下載,必須要經過人腦的詮釋、分類,貼上情感標籤,才能成為記憶。記憶不能脫離語境,但語境也是由感情和記憶建構。』——這是你畢業論文的結論。」

嘯亮點點頭,漸漸被說服:「記憶是主觀的、帶感情或情緒,故也通常都是錯置的。」

「那並不重要。記憶需要經過提煉才能成為意識和覺性——因此,你必須透過述說或其他方法來為自己療傷,科技無法替代你去學習把傷痛轉化為成長和超越的能量。要經歷痛苦、面對痛苦、克服痛苦,那樣,你將來才能成為偉大的療癒師和領航人。」

嘯亮感到有點震撼:「爸爸說,亮亮是叢林大廈成敗的關鍵,是這個原因嗎?」

「正確。」

「好吧。」嘯亮重新開啟記憶——勇敢面對。然後發現,那天的事情其實沒有她想像中的可怕。一生下來就異於常人,無法被理解和表達自己,才是更大的痛苦;反而,當痛苦戲劇化地發生,反而激發出她一些內在潛能:「那些壞人令亮亮很痛、很驚恐,但他們啟動了亮亮身體最深處一些東西,我不知那是甚麼。之後,亮亮突然⋯⋯多了很多能力——我可以關閉痛楚、手掌發出藍光、時空跳躍⋯⋯還有⋯⋯」

「還有?」

嘯亮望望叢林子:「我還發現,原來爸爸聽得懂乫乶畓畓 *。」

嘯亮的眼神反映出她沒有完全說真話,但叢林子並不追問。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他聽得懂乫乶畓畓——對,他幼年時也曾經和小灰灰、高大白、綠藤子和熒蟲豬等有過接觸,他們在他的神識裡埋下了建造山田村的種子——他已經毫無印象,那是小灰灰告訴我的——小灰灰是整個FSG計劃的始創者。所以,他忘了自己懂得乫乶畓畓是可以理解的。亮亮,你原諒他吧。」

嘯亮不滿地噘起嘴唇,繼續說:「如果他仍然記得怎樣說乫乶畓畓,或至少讓我說、聽得懂我說乫乶畓畓⋯⋯」

嘯亮沒有說下去,叢林子便道:「亮亮,歷史是沒有如果的。」

嘯亮苦惱地皺起眉:「婆婆,為甚麼亮亮無法學懂人類的語言?難道我真的是自閉症?還是亮亮其實是被意外遺留在地球的外星寶寶?飛飛叫我做失靈的外星人。」

「我們找不到有用的資料。」叢林子坦言:「我曾經問過小灰灰,他們也不知道。看來,你需要自己找出原因——但,亮亮呀,你懂得的『人類語言』其實比絕大多數人類都多:你懂手語、心靈感應,你能用編碼、文字筆談和腦電波和其他人溝通。還不要提,你一出生便能說乫乶畓畓了。」

「但我好想學懂人類語言。」

叢林子急促運算:「因為你要和飛飛溝通?」

嘯亮不安地翻著眼珠,雙頰連同耳根都在瞬間紅得像一個蕃茄。

叢林子笑了,即使已成為人工智能,叢林子還是禁不住哈哈大笑。

「亮亮,我明白了!」

嘯亮好想在地上找個洞爬進去。

「你的第四種新能力⋯⋯」過了好一會,叢林子問。

「我⋯⋯」嘯亮欲言又止:「亮亮能夠感受到到飛飛的痛楚,這是新能力嗎?」

「你能感受她的痛楚?」

嘯亮點點頭:「剛才亮亮說到可以關閉痛楚,但那晚曉惠姐姐——是她對我承認,為了要把飛飛捉到山田村——我叫了他們不要傷害飛飛,但她用力扭痛她的肩膊,那一刻,我的肩膊就像重新被扭脫臼了。然後,媽媽又告訴我,那晚榮叔叔打了飛飛後,我睡著了也在叫痛——」她指指自己的臉頰:「這裡至今仍有點隱隱痛,飛飛一定更痛了。」

「那飛飛能感受到你的痛嗎?」

嘯亮被難倒了。她想了很久:「應該不會⋯⋯但我能感覺到,她見到亮亮受傷時心裡很難過,她要帶亮亮到醫院而惹禍⋯⋯她的能量很⋯⋯善良,和真誠。每次我到夢裡見她,她都要替我療傷——但她記不起我。爸爸他們把飛飛那一天的記憶消除了。」

「你能夠進入她的夢?」

嘯亮點點頭。

「她記不起你,你覺得很難過嗎?」

嘯亮用力點頭。

叢林子停了一秒,然後說:「亮亮,恭喜你,你找到你的生命的另一半了。」

嘯亮瞪著叢林子,不斷眨眼。她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不,她完全不明白她意思裡的意思!

「你記得嗎?在你出生前差不多一年,你曾經到過你媽媽的夢裡和她聊天——她說你好像來給她面試;然後,你決定選擇出生在這個家庭。」

「記得。」嘯亮沉默下來,一顆心卻開始悸動,她垂下頭,把手放在胸前,感受著急促的起伏。她突然想起黑暗中的那個吻⋯⋯

「對了,亮亮,就是這個感覺。人不會隨便走進別人夢中,除非是因緣特別深厚。你和你爸爸媽媽都有很深的緣分,我相信你和飛飛也是。」

「那麼,我也是飛飛生命中的另一半嗎?」

叢林子笑:「亮亮,這個答案就需要靠你自己去尋找了。」

嘯亮點點頭:「婆婆,你可以答應我,暫時不要讓爸爸媽媽知道這件事好嗎?」

「當然——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嘯亮有點心不在焉,自顧暗笑。

「寗嘯亮!」叢林子霍地站起來。

嘯亮抬起頭,一臉傻氣。

「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嘯亮立刻收歛笑容,正經起來:「貓人也來了。她和小灰灰都說現時『最後計劃』的進度太慢,我們大概只有一年的時間;必須要有新方法。」

「藍光⋯⋯就是答案。」

「對。貓人說藍光出現時,就能保護、治癒和穿越時空。她教了亮亮方法,但亮亮被囚禁在自己的身體裡——那麼笨拙——其他小朋友現在已開始特訓,我好羡慕。」

「我明白了。」叢林子說:「你的身體因為遭受重大逆境而開啟了新能力,這種能力是發動叢林大廈的非物理性條件,因此,你必須要用盡你所有時間和力量去做好準備——亮亮,讓我給你一個建議,可以嗎?」

嘯亮用力點頭。這正是她要來找叢林子的最大原因,不是嗎?

「你現時的能量非常弱,在這情況下,你是無法掌握到貓人教你的竅門。你由學習治癒自己開始吧,一切都需要付出代價,即使是與生俱來的能力,也需要努力學習和鍛練。在你來說,體力和靈敏度還在其次,最重要是提升能量——無限地提升。你去找明珠吧,她雖然沒有你的能力,但她是個很好的老師。」

嘯亮點點頭,準備脫下耳機。她突然想起媽媽的叮嚀:「謝謝婆婆。」

 

 

從叢林子那裡獲得了新的資訊後,嘯亮感覺自己好像突然長大了,起碼,她不再覺得自是個無助的自閉小孩——還不到兩歲就能使用鍵盤,卻至今仍無法自己綁鞋帶;能夠打敗AI棋王,卻連餐牌轉了菜色也無法應付。她要自己牢牢記著,她因禍得福而獲得了四種能力,是為了將來要成為偉大的療癒師和領航人。而更重要,是她發現了飛飛是她「生命的另一半」,雖然她仍未能真正理解那背後的含義。無論如何,她第一次感到,人生終於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目標,值得她去奮鬥。

當她推著自己緩緩離開叢林深處,媽媽正坐在轉角位置等她。

「媽媽!」嘯亮開口說,然後喀喀地笑。

智歡有點驚訝,她幾乎從未見過女兒笑得這麼開朗。

見到女兒笑,智歡心情也突然變得輕鬆了:「甚麼令亮亮這麼開心?」

嘯亮打手語:「亮亮,長大。婆婆,謝謝。」

「你跟婆婆說了謝謝嗎?」

嘯亮點點頭。

智歡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卻同時感到鼻子一酸,便立刻急步走到輪椅後面。對她來說,嘯亮是個可能永遠無法自立的小笨笨,尤其在生活自理和待人接物的事情上——她不知道嘯亮和叢林子談了甚麼,但她彷彿終於見到眼前有一線轉機。

她從後摸摸嘯亮的頭:「亮亮真的長大了!」

嘯亮回到自己的工作間,立刻從電腦上傳了一個短信給明珠。

亮:明珠姨姨,我是亮亮。

明珠幾乎是立刻回覆。

珠:更正!是姐姐!明珠姐姐!

亮:明珠姐姐。

珠:亮亮找我有甚麼事?

亮:我要增強能量。

珠:???

亮:叢林婆婆說亮亮要增強能量,要明珠姐姐做老師。

珠:可以啊,我可以教你,但你必須告訴我真正原因——你現在哪裡?

亮:25樓。

珠:好,我十分鐘後上來找你。

結束通訊,嘯亮便開始編寫工作計劃,那是她在獨立大學養成的習慣:先訂下目標,再分拆成細小的步驟,然後按步就班實行,這樣可以幫助她把雜亂無章的想法化成有條理的工序,遇上困難時就可回到計劃步驟中尋找問題,避免迷失在過程中以致產生焦慮。然而,一條名為「殷汝飛」的網頁超連結,卻忽然在其中一個顯示屏上出現,閃個不停;原來叢林子已把汝飛的資料整理好傳給她。

嘯亮突然感到臉龐發熱,一顆心噗通噗通的跳動。她有點害怕,但又異常好奇。遲疑了幾秒鐘,最終還是決定打開連結。

網頁裡顯示了汝飛不同階段的照片。嘯亮點擊放大一張高小班級合照,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殷汝飛,因為她明顯比其他同學矮小。她把浮標移到照片上,便出現相關文字資料:「殷汝飛,5575年九月生,現年二十歲,內外全科註冊醫生,任職泔之蘭辦軍醫。三歲被鑑定為資優兒,在父母刻意栽培下,十四歲被維蘭大學寗養修醫學院破格取錄。課餘活動:十二歲考獲鋼琴八級,連續三屆朗誦獲奬,芭蕾舞考獲六級後因膝傷終止。精通陽南維語、標準語、吉利語、晨晴語和飛逸語。」

文字底下連結了汝飛歷年的成績表、比賽紀錄短片,和汝飛在中學校際比賽的得奬照片,相片中人那個少年得志、飛揚拔扈的眼神表情,完全就是汝飛給嘯亮的第一印象。

嘯亮退回首頁往下拉,發現有一張汝飛與看來是家人在一個盛裝宴會上的合照。文字資料來自八卦雜誌:「父母和兄長在5570年從陽南高廣市移民至維蘭城。母親是泔淼退役軍官,父親來自銘陽醫師世家,近年因經常為維蘭城領主診治而聲名大燥。男朋友朱健威是維蘭十大富豪第二代。」

男朋友朱健威⋯⋯汝飛身旁那個臉色蒼白、高瘦得像枝竹一樣的男孩?

嘯亮有種被打了一拳的感覺。

她立刻退出拉下。

殷汝飛的近照:背景是沙漠。汝飛穿著手術服,正為部落女孩聽診。兩人彷彿在攝影師召呼下突然轉向鏡頭,神情有點驚訝,臉上掛著腼腆的笑容,夕陽恰恰映照在兩人身上。

「近年的興趣是當義工。每年暑假都會到動物福利和兒童權利機構幫忙,有時甚至出征海外貧窮落後地區。以針灸配合外科為自己賺取了名聲,但未得到現代醫學界的認同。」

嘯亮愣愣地望著照片,肚子裡翻起了奇怪的騷動,但卻不是不舒服的感覺。那個腼腆的笑容,把她帶回那一晚的最後時光⋯⋯

就在這時,嘯亮感到身後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正在接近,幾秒後,燈號門鈴亮起。她轉身拉開布簾,便被一道燦爛如陽光的笑容刺得睜不開眼。

「亮亮,你能聽到我嗎?」明珠的聲音在嘯亮腦裡響起。

嘯亮用手擋著眼睛,點點頭。

「太好了。」明珠便收起光芒,回復平日的笑臉。

「好強大的能量!」嘯亮興奮地瞪大雙眼。

明珠點點頭:「你想學習修行嗎?」

嘯亮一臉狐疑,但還是點了點頭:「甚麼是修行?」

嚴格來說,這是寗嘯亮第一次與蔣明珠正式說話。明珠比嘯亮大差不多十年,對嘯亮來說,明珠就是長輩。除了叢林子,寗嘯亮基本上不與長輩談話。

但她決定修正自己的想法。明珠剛才所展露的,與她嫻靜叡智的外表剛好相反,是一種在烈日下衝浪的能量。這也是寗嘯亮(認為自己)最缺乏、最想要的動力。

「修行就是透過一個練習過程,透見真我,恢復真我的能力。」

「真我!」這引起了嘯亮巨大的好奇——一直以來,最困擾她的問題,莫過於「我是誰?」如果有一個方法可以解答這個問題,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明珠望著顯示屏上仍開啟著的殷汝飛的照片,嘴角揚起一個意味深詳的笑容:「你準備好告訴我你需要修行的真正原因嗎?」

 

——–

*乫乶畓畓,讀音「加波踏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