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別篇

嘯亮透過隔離病房的玻璃,憂愁地望著汝飛。雖然她暫時切斷了與汝飛在身體覺受上的連繫,但她仍能感受到汝飛正在生死的邊緣掙扎的孤寂和痛苦,心中有種揪著的痛。

於是,她有了決定。

「傲雪姨姨,我要進去。」

謝醫生牢牢望著嘯亮,搖搖頭:「亮亮,我們沒有足夠的保護衣。」

「我不需要保護衣。」嘯亮搖搖頭,雙掌向上、緊閉上眼。不一會,藍光開始從她的掌心輻射散發至全身,形成一個像保護罩的光環。她便立刻推開隔離病房的門,穿過噴灑二氧化氯的消毒口,大步走到汝飛床前,雙手放在她胸口上。

汝飛勉力張開一線眼,但眼前一片糢糊。她戴著氧氣罩,每一個呼吸,每一次咳嗽,都令斷裂的肋骨牽動胸腔和內臟,帶來撕心裂肺的劇痛;即使謝醫生和明珠已經給她雙份鎮靜劑,也無濟於事。

監測顯示屏上標示汝飛的體溫數字是39.8。

「讓我死吧!」汝飛神智不清地呢喃。

嘯亮鎖起眉,閉上眼,嘗試用耳朵尋找汝飛體內的病毒。

過了一會,她終於「見到」牠們。

「你們可以離開飛飛的身體嗎?」她用靈通力問牠們。

「那你即是叫我們死亡,我們又怎可能答應你呢?」病毒嗡嗡的「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用時空跳躍把你們送到一些應該成為你們宿主的人身上——明珠的療劑正在把飛飛的能量增強,到時你們就會被消滅,但我可以把你們直接送去那些宿主的肺部,大大增加你們生存的機會。」

病毒聽了,就立刻離開汝飛的身體,跳到嘯亮的手背上。

嘯亮小心思考應該成為宿主的對象,然後先後揮動雙手,在兩閃強光間把病毒送了出去。

—–

其時,那個曾經把嘯亮綁架到泔之蘭辦並扭斷她的手臂的警官,也是在過去48小時用盡陰險手段折磨汝飛的人,他叫任炳強,正在一個災區執勤。他和幾個同袍穿著強力保護衣,遠遠離開正在為病人急救的醫護人員,並以這些配備簡陋的人為背景,拿起手機自拍。當他的同袍按下快門之際,他突然感到胸口劇痛,發狂似地開始咳嗽,鮮血從裡面噴到他保護衣的面罩上⋯⋯

其時,城領正在舉行直播記者招待會,交待維蘭城的最新疫情。正當她否認和反擊所有坊間對於她不肯封閉關口讓帶原的泔淼人繼續湧入的指控和批評、正當她為政府不會協助市民甚至醫護人員解決保護裝備不足而抗辯並指責青衣派製造恐慌時,她突然感到胸口灼熱,完全不能自控地瘋狂咳嗽起來。她沒有戴口罩,全場記著落荒而逃。

當汝飛逐漸康復,那間曾經無理拘捕她,更令她染上泔淼肺炎的警署,據說一半以上的人員都確診染病,多人死亡。不過,那只是傳聞,因為,公職人員染病,已經變成國家機密。

 

* 這短篇將會是《亡城記》大約第三部分的情節,現在故事只寫到 2.6,但我實在太想寫這個情節。太憤怒等不及。大家請往wordpress或medium讀讀前傳,了解來壟去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