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軍醫

_2019012219361233254

今天是星期日,殷汝飛終於可以穿上那件新買的黃色小背心,和家人出外午膳。在維蘭城,黃色曾經是禁色,下雨天撐把黃傘就可能有機會被拘捕。

那是汝飛出生以前的事。5564年,維蘭城曾經爆發過一場佔領運動。蘭城大學一位鼓吹獨立的教授,教唆市民佔領馬路,圖謀政變。參與者以黃傘為記,切斷維北高速公路,在上面設置排列整齊的帳幕小屋,自稱北路村,實踐自治。

那個「自治區」只存在了幾星期,但後患是,當中不少參與者一直不甘心,每有大型遊行,就伺機佔路,癱瘓交通,令市民苦不堪言。這些游擊活動越演越烈,直到5569年,政府強推一些好心做壞事的政策,觸發了持續大半年的暴動。暴徒穿著印了黃傘的T裇到處縱火,毀壞政府設施和泔淼商戶店舖,直至新城領上台,事件才慢慢平息。

那個始作俑的教授叫甚麼名字?他好像姓「不」。汝飛只知道她入讀蘭大時,他已經退休。而歷史書就形容那場持續了五年的動亂為「黃傘之亂」。不過,汝飛的同學會暗地裡叫它「時代革命」。

黃色被禁多年,到最近才解禁,因為反晶片法運動的主調是黑色,象徴晶片法通過之後,維蘭城便會正式宣告死亡。黑色是無法禁的,因為各行各業都有人需要穿黑色衣服。不過,黃色卻因此可以重出生天。

作為在維蘭土生土長的泔淼第二代,汝飛對晶片法的感覺和想法是矛盾和撕裂的。她生長在愛國家庭,也認為自己是家中的典範女兒,是泔淼銘陽的驕傲。然而,讓國家無限制地監視自己的私隱行踪,她卻很有保留。雖然,在銘陽出生的父母和兄長,都毫無異議地植入了晶片,而且生活完全沒有改變,但這不能消除她的顧慮。她是維蘭人,一出生已習慣了維蘭還算自由的生活文化,對於24/7被監管,可說是一萬個不願意。

但她也是銘陽人。背叛自己國家民族是絕不容許的,而不聽命於統治銘陽的泔淼政權,無異於背叛國家。

汝飛整理好衣裝,便和家人一起出門。他們居住在重建後的新式豪宅,保安非常嚴密。由於時有發生泔淼人被暴徒攻擊的新聞,殷家外出都特別小心。

殷繼聰醫師,汝飛的父親,特別選擇了最高級的陽西菜館,為要慶祝汝飛從醫學院畢業,也要感謝他的表兄為女兒找到理想的工作。

「飛飛,你要點那個恐怖牛肉鍋嗎?」父親打趣說。

汝飛扁扁嘴:「人家是叫爆紅麻辣牛肉鍋,爸爸怎地亂給人改名!」

殷繼聰大笑:「一家人中就只有你一個人愛吃辣,但你又不是陽西人。」

「不,堯叔叔也好麻辣。」

說著堯叔叔,殷繼堯夫婦便到了。醫師一家立刻站立恭迎,殷繼聰還躬著身與表兄握手。

殷繼堯是泔之蘭辦的新晉紅人,在維蘭城呼風喚雨,據說連城領都懼他三分。

「怎了,聰表弟,好久沒見,醫館很忙了吧?」殷繼堯紅光滿面、中氣十足:「連城領都要靠你把脈開方,你真的要把握機會賺多一點。」

殷繼聰笑著點頭:「都是託表哥的福——先來點瓶紅酒吧?」

「好!」殷繼堯又打了個哈哈。其實有時汝飛也不明白表叔——她現在的上司究竟在笑甚麼。

侍應為各人倒酒後,殷繼聰舉杯先敬殷繼堯:「這杯先敬表哥為我們飛飛找到工作!」

殷繼堯哈哈一笑:「飛飛是很稱職的軍醫呢!」

「軍醫?」汝飛的哥哥駿飛奇怪地望著妹妹。

「對!」殷繼堯大聲說:「你說現在不是戰爭狀態嗎?有時維蘭警方捉到一些暴徒,會送過來我們這邊。有些不合作的,會用點刑。之後犯人就交給飛飛照顧——這些沒用的蟑螂,一般都會很快招供,所以飛飛的工作也不算辛苦,對嗎?」

汝飛笑笑。

駿飛還是不解:「妹,你喜歡做軍醫嗎?」

汝飛點點頭:「凡是能報效國家、保衛維蘭的事,我都會做。」

「說得好!」殷繼堯用力拍手,然後舉杯:「飛飛,堯叔叔敬你一杯!」

殷繼堯一飲而盡,汝飛卻只是呷了一小口:「堯叔叔從審訊取得的情報,大多能挽救生命和財物的損失;所以,這個工作是很有意義的。」

「想不到你還是個小小妹釘,就已通曉大義。」駿飛摸摸妹妹的頭,特意搞亂她的頭髮。

汝飛有點生氣,一掌將哥哥推開:「我快廿一歳了,去你的小妹釘!」

「飛飛!」母親皺了皺眉:「不准對哥哥無禮!」

汝飛做了個鬼臉,便自顧拿起酒杯繼續喝酒。

「飛飛才二十歲?」汝飛的表嬸有點驚訝。

「對呀,」殷繼聰說:「她是資優兒童,還未滿十五歲就被醫學院取錄——她還想繼續進修呢。」

「她想做腦專科。」汝飛的母親接著說。

表嬸恍然,便也向汝飛舉杯:「飛飛,嬸嬸祝你畢業前途似錦!」

汝飛腼腆地笑笑,第一次洩露了她還是個未成年孩子的秘密。

 

午餐還沒有用完,殷繼堯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另一頭似乎傳來令人興奮的消息,他立刻從椅上站起,大聲道:「好!我立刻回來。」然後,他示意汝飛跟他一起離開,並叫殷繼聰送表嫂回家。

當殷繼堯和汝飛回到泔之蘭辦,疑犯已被送到審訊室。

汝飛跑回醫療室穿上白袍,把長髮束起,稍稍整理襟上的名牌,便走進審訊室——程序上,她和審訊室主任廖恩國先要從警方那裡接收疑犯,然後由她檢查疑犯狀態,才決定是否開始審訊。

汝飛推開審訊室的門,不禁一怔,難以相信眼前的景像。幾個身形高大的便衣警員押著一個約十四、五歲的瘦弱小女孩來到她跟前,女孩嘴吧被貼上了厚厚的工業用膠布,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佈滿了恐懼,眼淚仍沒有停止。女孩雙手被索帶反鎖在背後,一邊膊頭不自然地垂下。她勉強站立,整個人都在顫抖。

正當汝飛想問是否拉錯人,廖恩國卻確認了交收,並從一位警員手上接過一個載著手機和雜物的膠袋。

「她身上沒有證明文件。」警員補充。

汝飛上前摸摸女孩的右肩,不禁皺起眉頭質問:「臼都脫了,幹麼還要反縛?還有,為甚麼要封嘴。」

站在旁邊一個長得特別高的警員低頭看看汝飛的名牌,然後木無表情地說:「她不斷尖叫,還會咬人。反鎖是程序,脫臼是她掙扎得太厲害,與我們無關——殷醫生。」

汝飛抽了口涼氣:「那她額角的傷,也是自己撞玻璃而來了!」

「正是。」高警員冷冷道。

「替她解鎖。我要給她驗傷。」汝飛的語氣也有點跋扈。

警員剪去女孩的索帶,又撕去膠布,便立即轉身離去。連月來的暴亂已令他們筋疲力竭,還要服侍泔之蘭辦的官員,做盡警察不該做的骯髒差事,實在叫他們憤怒難當。憑甚麼現在還要受這蘭花 (囂張膚淺的維蘭女孩) 的氣!

少年得志的殷汝飛不會明白這些情緒,反正有廖恩國幫她把女孩扶進醫療室。

女孩連走路也基本上有困難。

「你叫甚麼名字?」廖恩國離開後,汝飛問女孩。

女孩避開汝飛的眼神,只顧涰泣。

汝飛放軟語氣:「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女孩遲疑一會後點點頭。

「好。我要幫你驗傷。」汝飛說著便立刻解開女孩的衣物,戴起聽筒,並取出手機作紀錄。在汝飛心目中,維蘭警察大多心理不正常,有一半被送過來的人都已被打得半死。如果泔之蘭辦不先仔細驗傷,將來犯人有甚麼不測或要告上法庭,整筆賬就會算在他們頭上。

可是,平時送來的,多是男犯,而且從沒有年紀這麼小的。汝飛心裡納悶:一個這樣瘦弱的女孩究竟掌握了甚麼情報,又能做得出甚麼壞事?

 

汝飛脫下聽筒後,輕輕按壓女孩的身體和四肢,當手指按到腹部,女孩突然推開她的手,悲鳴著全身蜷曲倒向一邊。

汝飛完全知道那是甚麼一回事,她唯一不明白,是那些禽獸為何可以在短短一程車的時間,就對一個人造成這麼多傷害。她仔細地做了紀錄,還給脫臼處拍了X光片。上傳電腦後,工作便完成了。

汝飛打開通往審訊室的門,廖恩國還沒有回來,殷繼堯也沒有出現。汝飛想了想,便退回醫療室。她轉身看著女孩,突然決定要為她治理傷勢。

她不知為甚麼要那樣做。這裡不是醫院,她完全沒有責任要醫治疑犯。況且,她知道假如女孩不肯合作,廖恩國一定會要她繼續吃苦,她現在救了她也是白做。

她想起過去幾星期處理過的個案,那些人苦苦哀求她的神情和聲音⋯⋯她都不為所動。但是,看著這麼小的孩子受苦,她實在感到不忍。就是在真正的戰場上,醫護人員也不能因為傷者是敵方而不給施予救治⋯⋯

她心裡有點揪著的感覺。

那是她的死穴。她想起醫科同學給她的綽號:流浪動物收容所。她最無法忍受看見動物、小孩和弱勢者受到傷害,上年暑假她還特地到防止虐待兒童會做義工,之前一年是愛心動物協會。

於是,她走回病床邊扶起女孩,用手指探按她的肩膊,然後捉著她的手臂輕輕一托,完成復位。

突如其來的劇痛令女孩全身一震,大口喘著氣。汝飛便從後抱著她,輕輕按揉她的肩膊,直至她感到女孩開開始放鬆。

然後,汝飛把女孩放下,從自己腰包取出針具。

「我現在要給你施針,你能答應我不要亂動嗎?」

女孩終於抬起眼,正臉望著汝飛。汝飛當這是同意,便在女孩腹部和四肢施針。

徒手治療和針灸是汝飛最嚮往的銘陽醫術,她祖上三代都是銘陽醫師,她在幼稚園時已經學懂把脈,還是小學生便開始幫家裡的小貓小狗和兔子針灸。接受現代醫學訓練之後,汝飛更偷偷鑽研如何能集兩家之大成,發展出更佳的治療方法。這也是她要爭取到機構做義工的原因。

女孩的呼吸和心跳終於平穩下來,眼睛卻仍是緊緊盯著汝飛。

汝飛被盯得混身不自在,便嘗試打開女孩的話閘子:「你會說話嗎?」

女孩抖動嘴唇,努力地發出了一聲「呀」。

「你的聽覺沒有問題,理解力也沒有問題。你能夠發聲,但無法說話——我的診斷對嗎?」

女孩的神情變得詫異。

「你在兒時有過腦傷嗎?」

女孩又再垂下眼,無法說話似乎令她很懊惱。

汝飛默默地望著女孩,心中浮現了幾個答案,但她不想亂猜。

廖恩國還沒有回來。這種情況很罕見,但除了等,汝飛又沒有別的選擇。

過了一會,汝飛給女孩拔針,腹部浮現了一大片瘀黑。她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對女孩說:「聽著!我不知道你因何會在這裡,但待會當叔叔問你問題,你只要合作,他們便不會為難你。」

女孩的眼神突然充滿了絕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